在梁山泊第五步兵营里,管辖武松正带着他亲爱的嫂子潘弓足在自家院里演习刀法。潘弓足来梁山泊已快半年了,虽碍于名义,她没与武松举办婚礼,不过她却与武松象夫妻般生活着,天天洗澡在爱的阳光中,度过了她生射中最幸福的日子,此时,她才真正领会到生活是多么美好,生命是多么宝贵。  这段时光官兵没来骚扰,梁山泊的豪杰们一面加紧练兵,一面好好享受着生活。闲来无事,潘弓足就缠着武松教她练武,武松想着她进了梁山泊,今后是过着在刀口舔血的日子,学点总比不学点好,所以打起精力,没事就教潘弓足进修武松刀法。  这武松刀法是武松少时在外碰到一世外高人,在其门下苦练十年才练就的特技,因以前江湖上并无见过,所以武松这刀法一出世,急速在江湖上闯出极大的名声,人称武松刀法,而武松凭着这刀法在江湖上鲜有敌手,成为一等一的高手。  当然,潘弓足此时已是二十余岁,要学这刀法是晚了点,但武松刀法有一特点就是刀锋薄,刀身轻,根本招式简单诡秘,功力越深刀法变更越多,而功力浅刀法变更就少,但照样让人防不堪防,异常实用。潘弓足跟着武松学了四个多月,竟已把整套刀法的根本招式学了八分阁下,走到外面,敷衍等闲三四个汉子是没问题了。  看刀。跟着潘弓足一声娇喊,只见她婀娜的身子轻巧一扭,右手的戒刀从腰间向后刺出,刀到半途,刀尖一抖,刀却横着砍了过来,变刺为劈,重重砍在武松的刀上。  好,使得好。武松嬉皮笑容:嫂子真聪慧,这一招当时我学了三天才学会,嫂子一个上午就学会了。  你就会夸我。潘弓足收了刀,投身入怀,扑在武松怀中,娇喘道:学武真累,一个招式学了不知几百遍了,骨头都要散架了。  这就是你的内功差了,我们到屋里演习惯功吧。武松轻轻地揽着潘弓足的身子,爱怜地擦着潘弓足脸上的汗水。  你抱我进去。潘弓足搂着武松的脖子,脸凑到他的脸上,轻轻地吻了他一下。  你真懒。武松一把将潘弓足抱起,边吻着她边向屋里走去。  开端练功吧。武松把弓足放在床上,要起身却被她紧紧抱着。  让我歇息一下嘛。弓足娇嗔道,紧紧地抱着武松,武松一松手,全部身材压在了她的身上,压着她胸前一对高耸尖挺的乳房,急速传来麻痒痒的感到,看着貌美如花的弓足,心中一荡,急速张口气住了她的嘴唇,弓足的嘴轻轻一启,一条软软的舌头伸了进来,两人的舌头急速缠在一路。  弓足边与武松吻着边扭着蛇一样的腰身,双腿慢慢分开,让武松的下身压到双股间,小腿圈到武松的后面,在他的双腿至屁股间轻轻地擦着,双手从他的脖子一路往下摸,摸到腰间,伸到胯部,摸住了鼓鼓的一片,随即在上面搓动起来。  武松的欲火一下就被撩拨起来,嘴唇离了弓足的口,从她下巴、脖子一路向下吻,吻到了她雪白的胸脯,双手利索地解开了她的胸衫,除去肚兜,两个丰乳立现面前,武松的嘴唇急速压上,含住乳头吻了起来。  哼哼。武松的嘴唇一分开弓足的嘴唇,她急速发出断魂的哼叫声,两腿在他的身上擦得更快了,小手利索地伸进了武松的裤裆中,握住早已硬翘的阳具高低摸捏起来。  武松手口并用,口里含着一个乳头,手里握着一个,不时变换着,弓足的两个乳头在他的刺激下越来越硬,本来硕大的乳房更加尖挺起来。吻了一会,武松的嘴巴弃了乳头,顺着平坦滑腻的腹部向下吻去,弓足却弃了武松的阳具,伸手去解自已的裤带,然后挺起臀部,把裤子往下拉,武松抬开端来,拉着她的裤子用力一带,弓足合营地伸腿,裤子脱光。随后武松吃紧解了自已的裤子,挺着硬硬的阳具向弓足伏身压下来,弓足早把双腿分得开开的,迎着他的阳具凑上来,两下沾住,略一研磨,对准洞口,用力一插,淫根骚洞合二为一,两人你来我往,尽情耍弄起来。  弓足自到梁山泊以来,与武松两人是郎情妄意,一个美艳风流,一个年青雄浑,天天做爱欢好,淫乐无度。象如许彼苍白日做爱早是习认为常。只见武松提着弓足架在双肩上,下身鼎力抽送,一下重一下地撞击,拍打得她的大腿屁股啪啪作响,弓足双手向后撑着床头拦杆,身子闇练地前后高低挺动,迎着武松的抽插,口中浪叫不已。抽插了几十下,弓足的洞中淫水开端泛滥,一点点往外流。  好骚,水就流出来了。武松把她的双腿放下,伏下身子,一手撑着床铺一手去搓她的丰乳。弓足急速把双腿圈起来紧紧勾着武松的屁股,每当武松向下插时她就双腿用力往里带,把整根阳具都压进了骚洞中,长大的阳具一插到底,触着里面的阴蒂,激起阵阵断魂的快感,不由得发出尖声浪叫。  武松被弓足的浪样刺激得高兴不已,抱着她性感的肉体越干越起劲,变开花样抵逝世大干,直弄了半个进辰才双双泄了。  又是一个凌晨,武松早早就起往来交往带兵操练了,他如今一般上午练兵,下昼回家,所以弓足早上和上午只好一小我呆着。她起来练了一会刀法,感到饿了,草草吃了点器械,开端洗衣服,如今她保持天天洗一次衣服,武松这种武夫,以前没女人时是半个月难洗一次衣服,成天拉拉搭搭,脏乱无比,不过人人都一样,所以没什么感到。弓足来了后衣服天天一换,成天穿戴干净整洁,在兄弟们中显得有点另类了,认为不好,要弓足不要天天洗了,但弓足不肯,说家里有个女人,假如成天穿戴脏衣服,别人会说女人懒,再说我也爱好你穿得整洁些。武松见她保持,只好由她了。  洗完衣服后,潘弓足一小我呆着没事,就想到近邻王矮虎家找扈三娘聊天,王矮虎与武松是逝世兄弟,两人住在一块。到了家门口,却发明门关着,排闼推不开,喊了几声不见应,看来扈三娘不在了。弓足有点掉望,但又不想回家一小我呆着,于是顺着巷子,往屋后山上走去。四月的梁山恰是山花漫烂的季候,路边、山上到处姹紫嫣红,弓足一路走着,看到好看标花就摘下来,不一会儿已摘了一大把,想着归去插在花盆里,放在堂屋中,别有情致。  哼哼!寂静的树林中忽然传来如有若无的喘气声,落在潘弓足这种久经人事的女人耳中,一听就知道是男女做爱的声音。  什么人大日间跑到树林中来做这种事?潘弓足想走开,但强烈的好奇声却使她不想挪步。在梁山泊,女人屈指可数,要碰着这种事很难,到底是谁在做呢?迟疑之间,她已顺着声音静静掩映了以前。当她转过一道弯,进入她眼帘的是一幅***美艳的画面:  美艳高挑的扈三娘赤身赤身地躺在草地上,同样赤裸的梁山泊大首级头子宋江爬在她身上,身材快速高低起落,正在狠干。扈三娘俏脸含春,美乳晃荡,雪腿高举,一边浪叫一边挺胸耸阴,全力迎凑。  扈妹子竟和宋年迈搭上了!潘弓足看得心直跳,宋江在梁山泊可是个说一不二的人物,潘弓足在认为刺激的同时也认为一丝后怕。切切不克不及让他们知道。弓足禁不住屏住呼吸,躲在草丛中持续观赏火爆的春宫大战。  这边宋江与扈三娘全然不觉有人在偷看,尽情交欢着。宋江大抽大送了几十下后,扈三娘忽然一翻身,把宋江压在身下,跨坐到他身上,把玉腿一分,扶着宋江的肉棒对准本身的阴户口,嗯!一声便直坐下去,噗滋!肉棒毫无阻挡的全根没入。  扈三娘只认为阴道口有稍微的刺痛,但随即肉棒抵顶花心的舒畅、充分急速布满全身,由不得一阵寒颤。扈三娘身材遂稍向前伏,双手分开在宋江的两侧撑着,慢慢的抬起臀部、再慢慢的坐下来,让肉棒在阴道里进进出出。  宋江看着扈三娘高低在动摇着,胸前的乳房也前后摆动着,只稍撑着头,便可以看见两人下体交合处的情况,认为真是既舒畅、又养眼,不由得欲火高涨,吃紧挺动着腰,合营着扈三娘的动作,而扈三娘的动作也越来越闇练、越来越快了。  扈三娘摆动的乳房,跟着动作也有一下没一下的,擦拂着宋江的胸口,每当扈三娘的乳房从胸前划过时,宋江都邑不由一抖,也同时闷哼一声,刺激无比。扈三娘的阴唇,跟着肉棒赓续的吞吐着翻动着,淫水跟着肉棒的进出一向地流出,他们二人的大腿根到处布满淫水,阴毛全部沾得湿淋淋的。  忽然,扈三娘喘气连连,把身材挺直,甩动披垂的发丝,把头往后仰着,口里急促地浪叫起来,宋江知道她高潮要来了,匆忙双手端住她的腰部快速高低举措,一阵狂动,随即认为穴中的肉棒被一股股的高潮吞没,热烫得全身一麻,双腿挺得笔挺、肉棒乱抖,一股热精骤然冲出,从马眼中直射入扈三娘的穴心深处。  嗯!一声充斥幸福、知足的娇哼,扈三娘又软瘫在宋江的身上,良久一动不动┅┅宋扈两人互相搂着躺在草地上,你亲我吻,摸乳抚臀,低笑着说着淫言秽语,不一会儿又绸缪起来,变换开花样弄着,看得潘弓足这个经久淫场的女人也叹为不雅止,直弄到太阳快到正中了才散开各自归去。  看着宋、扈两人去远了,潘弓足才从草丛中爬起来,腿酸酸的,但大腿根处却湿成了一片,心中暗叫:都是两人惹的祸。回到家时已是正午了,赶紧做饭烧菜,刚弄好武松就回来了。  这么喷鼻,好吃。武松一进来,手就从碗中抓了一把菜往口中一扔,边吃边赞。  又没洗手就拿器械吃,看我不打断你的手。潘弓足佯怒着冲过来,扑在武松怀中,拉住他的手就轻轻打了几下。  打得好痛,好痛。武松假装苦楚状,眼睛却向她油滑地闪着。一把搂住她的娇躯,手不安本分地在她胸前摸起来。  哼哼。潘弓足双手反搂住武松的脖子,身子在他怀中扭动起来,下身直往他的裤裆处摩来擦去。看了一上午春宫的她早是春潮泛动,一被武松一摸,欲火顿上身头。  你想啦。武松把手从上衫开口处伸进去,握住了高耸的乳房,从上面轻捏起来。  你想不想?潘弓足把手伸到武松的下部,隔着裤子抓住了他的阳具,快速搓动,阳具很快就长大变粗,把裤子撑起好大一片。  不吃饭了,先吃你。武松利索地解开潘弓足的裤扣,往下一拉,裤子滑到地上,露出两条雪白嫩腿,潘弓足双手轻解罗衫,把上衣脱去,全身立时赤裸,随后搂住武松的脖子,红唇在武松的脸上雨点般落下,赤身紧紧地往他身上靠,尖挺的乳房顶在武松胸前,激起阵阵酥痒。  武松解下裤子,一手搂着她的纤腰,一手抬起她的左腿,下身抵近她的双股间,粗长的阳具直往熟悉的芳草地插去,一碰着湿湿的阴道,用力一挺,阳具立时进入,阴道壁一下把阳具包得紧紧的,如同进入一个软软暖暖的寰宇,爽快无比,急速大抽大送起来。  好爽。潘弓足早已痒痒的骚洞一受到火烫的阳具插入,阵阵快感激起,下身不由得扭动起来,迎着武松的抽插,一向地挺动。  今天怎么这么骚?武松笑着把潘弓足抱坐在椅子上,让她面着他跨坐在他大腿上,双手捧着她的双股,高低举着套弄。  人家想嘛。潘弓足把双手撑着武松的双肩,身子快速起落起来,跟着她的每一下起落,阳具大进大出,每下都直插阴道深处,爽快无比,胸前两个饱满的乳房一向起高低跳动,乳波阵阵。  怎么这么想?武松双手弃了她的屁股,端住两个丰乳,嘴巴不时凑以前,在乳头上吻着。  不告诉你。你也动动嘛。潘弓足越动越快,快速套了百余下,就伏在武松的肩上喘气不已。  看我的。武松将潘弓足压在桌子上,提着她的双腿,立在桌边大干起来,阳具顶着阴道,深插大抽,击打着潘弓足的屁股啪啪作响,直干得她全身颤抖,浪叫不已,足足干了近千下才一泄如注。  来,喝鸡汤补身子。潘弓足坐在武松的大腿上,拿着汤匙往他口里喂。  这才象个好老婆。武松一口喝尽,双手在她丰腴的大腿上爱抚着。  好老公,你好乖哟。潘弓足笑靥如花,轻轻喝了一口汤,含着往武松口送来,武松张口接住,两个嘴对准,汤从潘弓足口中流入武松的口中,武松一口喝下,又赞了一句:真好喝,还要。  你真馋。潘弓足娇俏地用手指指了指他的额头,含情脉脉地又喝了一口汤,正要往他口里送,溘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。  什么人?这么急。武松把潘弓足抱放在椅子上,起身出去开门,倒是宋江的中军传令官。  武首级头子,宋总首级头子叫你与武嫂子赶紧去忠义堂。  叫我也去?潘弓足大觉不测。  是的,宋总首级头子特别吩咐,务须要叫嫂子一路去。  潘弓足进梁山泊以来,一向住在武松的兵营里,其他处所很少去,知道忠义堂是梁山泊商讨军机大事的要地,等闲人禁止入内,没想到自已会被叫去,会是什么事呢,不会是早上的事被宋江知道了吧,应当不会呀!  就在潘弓足七上八下之际,忠义堂到了,一进去只见宋江、卢俊义、吴用比及三人坐在上面,下边两边分别坐着林冲、燕青、王矮虎、花荣。  人人一见他们进来,都站起来,宋江笑嘻嘻地说:武家嫂子来了,忠义堂篷筚生辉呀。  宋年迈好,各位哥哥好,这忠义堂真威武呀,看得我眼都要花了,心直跳呢!潘弓足说着作了个揖。  哈哈,武家嫂子不要虚心,我听人讲嫂子在家把我这二弟奉养得舒舒畅服,好贤惠呀。宋江笑着亲自给她搬椅子,慌得武松连说:年迈,我来,我来。  待两人坐定,宋江才说:武家嫂子,这忠义堂是我们梁山泊商讨军机大事的地点,之所以请你进来,是因为有件事要你协助,不知嫂子是否有看法?  潘弓足略屈了屈身说:弓足来到梁山泊就是梁山泊的人了,有什么事年迈尽管吩咐,弓足必定照办。  武家嫂子这么合情合理,那我先代表梁山泊的兄弟先感谢你了,吴军师,你说吧。  吴用刚才一向在偷瞧潘弓足,心中暗道:这娘们真是美呀,只便宜武松这粗人了。听到宋江叫他,匆忙把眼光收了回来,欠了欠身,才说出一件惊天大事来。  各位兄弟,你们可知五十年前,谁的武功世界第一?  欧阳春啊,打遍世界无敌手。林冲不加思考说了出来。  对,对,欧阳春。其他人纷纷咐和。  对,是欧阳春,想昔时欧阳大侠任凭借一身绝世武功,在辽国大举入侵我朝,势入破竹,直逼东京之际,端赖欧阳春孤身闯辽营,于万军之中取辽军统师耶律楚齐的首级,放火烧了辽军粮草,终于迫辽军退兵。我军乘胜追击,反败为胜。欧阳大侠可是凭一身盖世武功造福万平易近呀。  是啊,如果我们梁山泊也出一个欧阳春那样的高手,梁山何愁不克不及旺盛,成就伟业,救平易近于水火之中呢。宋江接口说道。  可武功是从小学的,虽我们梁山泊个个是豪杰豪杰,武功不凡,但要达到欧阳大侠的境界,如今是没办法了。林冲说道。  林兄弟,你可知欧阳大侠是盖世武功是从何而来吗?吴用笑道。  练的嘛,难道生成的?林冲笑道。  来自不测机会。吴用一字一顿地说。  从何谈起?人人困惑不解。  五十年前,欧阳春不过是个年约二十岁的一般武林人物,当时世界传播一个让每个武林人士都动心的消息,在河南伏牛山玉峰沟有一无底水洞玉峰洞,洞中有几个汲取千年灵气的天蟾,是日蟾很怪,长着八条腿,每五十年产一次子,每次产子后母天蟾要出洞外在山沟中待上三个月去其浊气,如在其间谁能抓到这只天蟾,吸其鲜血,则增加无穷功力,纵是凡夫也刹那变成绝世高手。当时世界武林人士齐聚玉峰沟,三个月后却没人出来,家人齐去寻找发清楚明了具具尸首,而据极少数人泄漏,欧阳春是从沟中出来的独一人员,而出来后就从一武功平平的庸手变成盖世高手,纵横江湖三十年无敌手,直到二十年前忽然掉踪。  哦!人人听得入了迷,深深为欧阳春的奇遇而爱慕不已,花荣第一个反响过来,笑着说:是不是如今天蟾又要出现了。  花弟真聪慧,据我们获得靠得住消息,本年蒲月天蟾又要在玉峰沟出现,这是我们梁山泊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。  那我们赶紧去啊,所有兄弟都去,看谁有那命运运限。王矮虎急道。  但玉峰沟是险象环生呀,五十年前世界高手尽丧个中,你认为是个好去处。宋江顿了王矮虎一眼。  王矮虎一想也是,急速说:是,是,那我照样不去了,万一出了事,我那娘子怎么办。  听了这话,人人都笑了起来,只有宋江和潘弓足没笑,潘弓足望了宋江一眼,心说:你娘子有宋江呢!  各位兄弟,如今经由各方打听,我们对五十年前的事可谓一明一暗,明的是欧阳春当时是带了一个小师妹去的,后来两人一路回来,据极机密的消息,吃了天蟾血后要在一个时辰内与人交合,才能把天蟾血带来的巨大功力化为已有,不然会被天蟾血的强大功力胀破身材。当时去玉蜂沟的人人人都没带女的去,这应是欧阳春独得天蟾血的原因,但有一暗的是那么多武林高手同时毙命玉峰沟,但天蟾只有一个,欧阳春吃了,别人就吃不到了,难道是欧阳春吃了后将他们尽数杀逝世照样其他原因,因为欧阳春当时即使武功大增,但从后来的表示看,他也弗成能在那么短时光内将数千高手悉数杀光,不留一个活口。  数千高手悉数杀光?人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。  所以此次去玉峰沟既是一个机会更是一个极大危险,这个消息我们只告诉在座各位,梁山泊在这个机会面前肯定要去,但也不克不及倾尽主力去,一旦出事可是全军覆灭啊。宋江语重心长地说。  宋年迈,你安排吧,要去要留,服从年迈安排。燕青站了起来。  我照样不去了,你们去吧。王矮虎赶紧打退堂鼓。  叫你们来了就是要叫你们去。吴用说道,宋年迈、卢二哥和我三人磋商了,此次去玉峰沟以武松为主,因为刚才说的原因,所以武家嫂子也要跟去,你们四位主如果保护武松和武家嫂子。  武松听了这故过后就知道要自已去了,只是拖累潘弓足去涉险,心中有点不甘,站起来说:武松生是梁山人逝世是梁山鬼,年迈发令,必定服从,只是弓足她一个弱女子,并无武功,只怕...只怕...  别说了,你如有什么不测,我还能活吗,宋年迈,弓足一个弱女子,虽无洪志,但也知忠义,我跟武松去。潘弓足站起来,向宋江深深鞠了一躬。  宋江吃紧把弓足扶起,说道:武家嫂子深明大义,实是妇人榜样,我先替梁山各位兄弟感谢你了。各位,就如许吧,谁不想去如今提出来,我也不勉强,矮虎,你怎么样?  我拼了,武松两口儿都去了,我也不是懦夫,去,去,我跟武松可是磕头说过要同时逝世的,我不去谁去。王矮虎本有点怯意,一见弓足一个女子都如许了,自已再不去可难看丢大了。  但听年迈吩咐,决逝世不怕。林冲、燕青、花荣三人都站了起来。  好,好,我代表梁山全部兄弟感谢各位,工作紧急,人人如今就出发,我对兄弟们讲你们去东京干事了,一路上以武松两口儿为重,具体工作由林冲拿总,来,我敬人人一杯,祝一路顺风,大功告成。  从梁山往伏牛山大约一千里的路程,为赶在蒲月前达到,武松一行六人一路晓行夜宿,马不停蹄,仅用了十天阁下就进入河南南阳境内,距伏牛山不到二天路程了。  我说林总管,今天就不要这么赶了,找个处所早点歇了吧。扮成店员的王矮虎对扮成司帐师长教师的林冲嚷嚷。梁山泊的人都是朝廷缉拿的要犯,所以一上路就改了称呼,武松扮成少店主,人称伍老板,潘弓足当然是老板娘,取个田姓,而林冲扮成司帐,王矮虎、燕青、花荣扮成店员,分取王二、燕三、花四,为的是叫得便利,人人都是老江湖,真是扮什么像什么,一路上顺顺利利就过来了。  如要赶路,如今太阳还没下山,走快点可到大田镇再落栈,那要天黑后才能到,如不赶就在前面沙田镇住下了。你看呢,老板。林冲问武松。  这几天赶得急,如今快到了就早点歇息吧,在前面歇下吧。武松心里感到好象人人都是陪自已去的,有点欠情的感到。  好,好,照样老板体谅下情。王矮虎大叫起来。  你高兴什么,老板是疼老板娘,我们不过沾点光吧了。赶车的燕青笑着说。  说真的,我是累得不可,从没赶这么远的路。潘弓足的神情明显憔悴了很多,全部身子靠在马车背垫上,软踏踏的,象随时都要倒下来。  那就在前面住下吧,把老板娘身子累坏了我可担当不起。林冲笑着说。  不一会儿就进了沙田镇,镇上只有一家客栈,一进去,发明里面人来人往,很多人身上带着刀剑,多是武松人物模样,而每群人里面都有风度各别的女人相伴阁下。  老板,你们是吃饭照样住店?酒保的满脸堆笑走过来。  住店,给我们预备三间上好的客房。林冲掏了一把铜钱赏了酒保的。  好好,你们来得真是时刻,再晚点怕就没房间了,东边院里刚好还有三间客房,请吧。店员得了赏钱脸上的笑意完全成了趋承了。  你们这里生意这么好?武松边走边问。  往日生意一般,一天也就三五个客人来住宿,但这几天客人一下多起来,根本上都客满,都是带器械的,听他们讲要去玉峰沟,也不知去干什么?客长你们要去哪里?店员说。  我们去湖北,去进点货。武松边说边打量客栈。  看你们也不象那些武林人士。客长,这边请,怎么样,房子还知足吧。店员把武松一行引进一个院子,一排六间客房,院子中心是几棵参天大树,树下摆了几个石桌石凳,夏天在院里乘凉是最好的了。  好吧,你去给我们预备一桌菜,有什么好的尽管上,别的打五斤好酒,等下我们就去吃。林冲吩咐店员。为了赶路,他们一路上控制喝酒,每餐五斤,对他们这几个海量的人只是润润喉罢了。  好,好,我就去预备。店员乐癫癫地去了。  看来很多人都知道天蟾这件事了,人人都往那赶呢。林冲沉声道。  宋年迈还要我们保密呢,人人都知道了有什么密可保。王矮虎大大咧咧地说道。  我们今后照样要低调点,明处总没暗处好。武松制住了王矮虎。  武兄弟一当头儿,推敲问题比我们严密多了,我说呀,从如今开端,我们要好好留意路上这些武林人物,他们是我们的敌手,说不定有人发清楚明了我们的行踪,打我们的主意呢。花荣说。  是啊,天蟾只能一家得,不是你逝世就是我亡啊,如今我们不只是要保密,也要留意安然呢。燕青接口说。  得,你们一个比一个历害,我成傻瓜了。王矮虎做了个鬼脸。  一宿无话,第二天一早,一行人结了帐就出了客栈,弓足正要上马车,忽然听到一声惊叫:五娘,五娘。回头一看,不禁呆住了:她在西门庆家时的丫环春梅吃紧从客栈里跑了出来。  春梅,你怎么在这里?弓足跳下车,与春梅抱在一路。  我与我外子一路去干事,你这去哪里,据说你与武松走了,他人呢?春梅因以前弓足对她不错,一见她高兴得脸都红了。  他在那边呢,你什么时刻嫁人了,你外子你,别的你别叫武松,怕别人听见。弓足爱怜地看着春梅,半年没见,春梅变得更白了,稍胖了些,言语神志较之以往少了一份慊卑,多了一份安闲,全身高低透着一股美妇人的气味。  来,来,我简介一下,这是我的外子张文军,这是弓足姐,以前对我最好了。春梅把逝世后一个须眉拉到跟前,这张文军看上去已四十多岁了,但身高体壮,一望就知是个练家子的,逝世后跟着一大群人,个个年青力壮,不知是做什么的。  姐姐金安,春梅常提起你呢,你外子呢?张文军礼貌地向弓足作了个揖,眼睛却瞟向了武松等五人。  弓足把武松叫了过来简介给了张文军,张文军一听武松是个做药材生意的,笑了笑说:伍兄弟经商真行啊,竟从山东做到河南来了。  几小我闲喧了一阵,才知都是要往玉峰沟偏向去,于是一齐上路,依武松的意思是要就分别,可春梅却必定要与弓足坐一辆车,只好一路上路了。  又走了一日,眼看明天再走半天就可到玉峰沟了,一行人就在一路边店里住下来,吃过晚饭后聊了一会,世人各自进房歇息。  王矮虎与燕青睡一个房间,那燕青一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,王矮虎却翻来覆去睡不觉,离家久了,以前是每晚都要与扈三娘交欢,如今这么久没尝女人味,一躺到床上欲火就一阵一阵往上窜,哪里睡得下,尤其是今天碰着春梅,看到她那美艳曼妙的身材,一时浮想翩翩,据说她是潘弓足以前的丫环,肯定与西门庆睡过,不知怎么与这张文军搭上了,这张文军一看也不是个无能之辈,讲话滑得很,身边带着十几小我,个个精力焕发,来头不少,不会也是为了天蟾来的吧,武松他们自认为聪慧,却没对他起怀疑,嗯,此次得我王矮虎来发清楚明了。  王矮越想越觉这张文军来历不明,心想何不如今去偷偷打听一下,有什么动静。于是静静起了床,运起轻功,往张文军的房间走去,老远发明房间还亮着灯,不会是在磋商什么事吧?王矮虎轻手轻脚掩到他的窗前,却听到房内传来一阵阵男女交欢的声间。  这两人干得这么凶,也不怕别人听到。王矮虎将耳朵切近窗纸边,里面的淫声秽语清楚中听。  嗯,嗯,官人干得好,好,嗯......  王矮虎听着春梅的叫床声,只觉娇艳无比,骚浪之至,这是与扈三娘作爱以来从没听到的,阳具立时一下暴涨,不由得手指粘了点口水,轻轻刺破窗纸,眼睛凑近,往里瞧去,只见床前点着两盏明晃晃的灯,张文军与春梅两人赤裸裸的绸缪在一路,极尽男女交欢之能事:  日间见到春梅,王矮虎已为她的美艳所倾倒,如今见了一丝不挂的她,更是认为美艳弗成方物,全身血脉贲张,已是气都喘不过来。此时只见春梅与张文军搂坐在一路,春梅双手抱着张文军的脖子,双腿叉开坐在他的上面,身材一向地高低跳跃着,跟着她的跃动,张文军的阳具在她阴道中进进出出,胸前两个丰乳象两只小白兔似的跃动不已,她每动一下头就要甩一下,忽左忽右,忽前忽后,一头长长的秀发在雪白的胸前背后抛撒着,如梦如幻,再加上她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声,真是骚浪至极。  那张文军双手紧紧地抱着春梅白嫩的双股,用力举着她高低动作,手指深深地陷进了白嫩的肉中,每当春梅往上动时他的双股也就往上挺动,使阳具紧紧接着她的阴道,两人显然是弄惯的熟手在行,一来一往,合营得天衣无缝,猖狂大干。直看得王矮虎眼干舌躁,不由得掏出阳具在外面手淫起来。  春梅猖狂套弄了一阵,忽然大叫一声伏在张文军身上不动了,口里直喘粗气,那张文军笑道说:就泄了,这么快。春梅也不答话,抱着他的脸就是一阵急吻,两人吻了一阵,张文军把春梅的身材放倒,自已挺身,提起她的双腿,压上去插了起来,跟着啪啪的撞击声,春梅又开端哼叫起来。  躺下来的春梅全身在灯光下看得更清了,只见她瓜子脸,杏仁眼,眉毛细而弯,尖鼻细唇,胸前双峰异常高耸,平躺下后仍在胸前堆起两个尖峰,腰部不细,胸至腹部间看不到肋骨,但却一点也不显胖,只觉异常滑腻,大腿丰腴细长,压在上面显然异常肉感舒畅,那张文军压上去提着她的双腿快速插了一阵后,双手弃了双腿,全部身材压在了春梅的身上,一手抚着她的屁股一手摸着她的丰乳,嘴却凑到她的脸前索吻,春梅急速轻启朱唇,舌头伸出被张文军一口吞了进去,此嘴唇急速缠在了一路,同时春梅的双腿从后面圈在了他的腰部,时收时放,推着他的下身一向前后挺动,两人似乎想干久点,时吻时动,你摸我抚,喃呢调笑,春意漫溢。  王矮虎在窗外可不由得了,一阵急搓后泄了精,再看了一阵,见两人还没停止的意思,恨恨在心里骂了几声分开了。走回来时却发明武松的房里的灯也还亮着,刚出来时只顾往春梅这里走,没留意看四周,如今见武松的房间的灯还亮着,心想他两口儿不是也在做功德吧。说实话,潘弓足是王矮虎平生中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,她的美无处不在,虽说他娘子扈三娘也是个可贵的丽人,但与弓足一比就减色了不少,当然最让王矮虎动心的是潘弓足的媚,这是她美的核心,虽说她日常平凡想装出良家妇女的稳重样,但她一举手一投足,一言一笑老是把她的媚骨表示出来,让人心动,让人忘神。  王矮虎虽对潘弓足的美色艳羡不已,可日常平凡却不敢在她面前表示出来,她可是自已的逝世兄弟武松的人,不管怎么样他义气照样最看重的,如今有时发明武松房里灯还亮着,心里不由想:去看看,偷偷瞧一瞧也好啊。于是轻手轻脚走到武松房间窗前,果不出他所料,一到窗前就听到里面传出作爱声和呻吟声。  哼哼,我不可了,你快点干吧。潘弓足叫道。  你服不服?武松话声一落,又狠狠插了起来,传出阵阵撞击声。  我服了,老公,你好会干哟。潘弓足的浪叫声特别妖娆。  王矮虎一听潘弓足的叫声,心里的欲火突地一下就窜了一来,顾不得兄弟情义,故技重施,捅破窗纸就往里看去,里面的喷鼻艳排场一下就把他吸引住了:  潘弓足一丝不挂地爬着,一手撑在床铺上,一手扶着床拦杆,头高仰着,胸前一对奶子晃荡着,长发披垂在胸前,一束青丝挂在双乳间,诟谇相间,份外诱人,同样一丝不挂的武松扶着潘弓足的圆翘的双股,长大的阳具在她双股间进进出出,竟是从后面在干她,每一次抽插都把潘弓足的屁股撞得啪啪作响,撞得潘弓足前后晃荡不已。  武松鼎力抽插了数十下后,双手搂住潘弓足的身材,把她拉起来,使她上半身挺直,潘弓足头扭过来,双手反抱住武松,武松张口气住了她的嘴唇,下身挺动不已,潘弓足不由得叫起来,保持了一阵又伏下身去,武松快速插了一阵后抽出阳具,把潘弓足身子翻过来,潘弓足急速仰身躺下,双腿叉开,武松迅即压下去,屁股一挺,又插了进去,急抽起来,一阵疯风暴雨般的抽插后,只见武松大叫一声软趴在潘弓足的身上,潘弓足也大叫一声,两人终于同时泄了。  好爽,错过前面好戏了。王矮虎看得直呼过瘾,贪婪地看了好一阵潘弓足的赤逝世后才恋恋不舍地分开,回到房里躺在床上想着潘弓足的身子又手淫了一回。    (完)